筠子湘

有对象
对象@早秋暮秋
乔乔我心肝儿

#不要站内转载#
头像来自一个小天使画的我
本命
别哥迷妹。别吹。刘卢头顶苍天!
黑历史众多但是舍不得删


就想要评论quqqq

【刘卢】Marry me?---刘卢繁殖基地搞事联文第一发

好的这是刘卢繁殖基地的接生员们搞的第一次事情

和你们有时差所以我就在你们还在睡觉的时候发了哈哈哈哈哈哈

[关于歌单里都是些什么奇奇怪怪的歌]

诚惶诚恐的发第一棒_(:з」∠)_
@幽小游咩咩咩  艾特搞事组长
BGM:marry me? /Duca

Marry me?

卢瀚文已经和刘小别一起生活了将近六个年头了。
从他刚过十八岁,刘小别退役开始,他们就在G市定居了。

「回来了?」刘小别接住了从门口进来昏昏欲睡的卢瀚文,「怎么样,都结束了?」
「嗯。」倒在自己恋人怀里的卢瀚文发出了一声鼻音。「那些记者太烦了...」
刘小别无奈的打横抱起已经快睡着的卢瀚文,轻轻的放在沙发上,让他的头枕在自己的腿上,「你重了喔。」换来的的是卢瀚文略为不满的哼哼声。「才没有...」
可能是太累了吧,卢瀚文的声音越来越小,然后变成了轻轻的睡眠呼吸声。

刘小别没有动,没有想把他抱到卧室的床上去,只是魔怔似的盯着卢瀚文的脸看。他从第九赛季就看着的小人长大了,本来有些圆乎乎的脸瘦有些了下去,身高随着年龄的增长也开始向上窜,而那些从卢瀚文一出道就粉着他的粉丝们,看到他现在照片都直呼变帅了。但是,卢瀚文已经快二十五岁了。

以前他们所盼望着的未来这么快就到了。刘小别眨眨眼,为了不吵醒刚应付完记者的自家小朋友,用一只手托着他的头,侧着身子伸长了手臂去够放在沙发另一头的手机。

微博上在讨论的都是,蓝雨队长,夜雨声烦操作者卢瀚文在第二十一赛季总决赛,带领蓝雨获得第四个的冠军后宣布退役的消息。
可能是卢瀚文的性格原因吧,阳光,积极向上的孩子,谁不喜欢呢。
各种各样的文章,视频,同人贺图如雨后春笋般不停的在冒出来,多到让刘小别有些吃醋。

他的男朋友那么好,那么可爱,怎么能让别人看呢。

但是刘小别有点担心。
他和卢瀚文还从来没有谈过未来。未来的事情他们都还不是很明白,他们俩之后会怎么样,退役之后的安排也从来没有讨论过,刘小别一直觉得不急,每次都想着,卢瀚文还小,没必要那么急。
但是,现在卢瀚文已经快二十五了,自己也是个快要奔三的人了,再不做打算就说不过去了。刘小别想,他得问问。

「瀚文。」
「怎么了别哥?」卢瀚文就算长大了还是改不掉那有些爱粘着刘小别的习惯,总是想着靠近他,呆在他身边,连称呼都没变。
「你有考虑过我们的未来吗?」
「......」卢瀚文笑眯眯的看着他,然后说了些什么。

刘小别突然就睁开了眼睛。
刚刚的对话原来都是一场梦,但是他已经记不清最后卢瀚文笑眯眯的说了些什么了。
揉了揉有些酸痛的肩膀,把已经快比他高的卢瀚文捞到怀里,把沙发上多余又占位置的沙发枕随意的丢到一边,就这样搂着他睡了下去。
他想,睡饱了再问吧。

卢瀚文有点不安,他还没有和自己的父母说过刘小别的事情。当卢爸爸卢妈妈知道他退役的时候其实是很开心的,他们以为他终于要开始把心思花在家庭里了,乐的他们都快要拟上一个儿媳候补名单了。
卢瀚文开始迷茫了,他很爱刘小别,他们已经在一起了八年,他不可能放弃这份感情,但是他也不能伤害到自己的父母。
对于他们的这份感情,卢瀚文知道重要的是他想要的东西,他不是独自一个人面对这个难题,而是他无法将这个难题找出来。

但是其实在记者发布会之后,在回家之前,他还去了一个地方,他回了一趟家,准确来说,是回了一趟家的小区。
卢瀚文突然有点想家了,同时他也意识到了自己和刘小别之间最大的难题。
那个时候他在楼底下望了一眼那个阳台,拉了拉衣领转身走了。

他知道是时候解决这些事了。
卢瀚文醒了,在刘小别之前醒的。
他轻手轻脚的回主卧抱了一床毯子,小心的盖在刘小别身上,简单的收拾了下东西,留下了一张便条以后,沉默的看了刘小别一眼,在他额头上留下了一个轻得不能再轻的吻。
然后他出门了。
闭着眼的刘小别抿住了嘴。
「既然你是这么选择的话......」

但是还没等他来的及伤感自己谈的这么久的恋爱结束的时候,他看到了那张卢瀚文留下来的便条。
他无奈的摇摇头,还是露出了一个有点苦涩的微笑。

「是你的话,我可以等。」
这句话刘小别回复他的话,被卢瀚文截图并设置为了桌面。

卢瀚文把什么都和父母说了,两个老人在儿子回来的喜悦后变成了沉默。两个老人自然是知道刘小别的,但是只知道是一个和他们儿子关系很好的人罢了。卢瀚文这一说,让两个老人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去消化这个消息。
「先好好在家里呆上一段时间,这件事我们再想想。」卢爸爸在沉默过后这么说了。

卢瀚文知道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只有他的父母接受了,他们在能好好的在一起。

「不是不能接受。」这是卢瀚文尽最大的努力后从父母那得到的最后答案。

他花了快三个月的时间来向父母证明自己是真的喜欢刘小别,真的真的想和他在一起。

自从他们在一起后卢瀚文就没有和刘小别分开这么久过。如果卢瀚文还没有长大的话,他估计会立刻想要找到最快的方法让自己呆在刘小别的身边。
但是他已经长大了,不再是孩子了,所以他会用最稳妥的办法来确保以后长远的幸福。他不想让任何人感到难过,所以,他咬着牙告诉自己,再忍忍,忍忍。

但是,不只卢瀚文在努力,刘小别也是。
卢妈妈也不舍得让自己的捧在手心上长大的宝贝难过,和卢爸爸提出想要找刘小别聊聊。
于是,刘小别在卢瀚文不在的第二个月的下旬,接到了来着卢爸爸卢妈妈的电话。
他们谈了一个下午,最终在卢家父母好不容易露出的一丝笑容中结束。
他们明白了眼前的这个男人可以照顾好 保护好卢瀚文。刘小别不敢说比他父母还要爱他,但是却可以保证这份爱绝对不会消失。
他和卢瀚文的父母说了很多,谈了很多。

他把他们之间的故事基本上都说了一遍,说是在说故事,但是其实是在回忆。
他实在是太想他了。

卢瀚文的爸妈相视一眼,明白了对方心里的那块沉甸甸的大石头已经落下了。
他们放心了。

卢瀚文也从未这么的想念刘小别。想念他的声音,气味,他的所有。
他悄悄地刷着微博,把有关他的每一条微博都读上一遍,然后再有些伤感的关上手机。
未接电话为零,未读短信为零,QQ特别关心和置顶消息为零,微信置顶未读也为零。
这是卢瀚文要求的,但是他还是很难过。

在终于得到父母的许可以后,卢瀚文欣喜万分的领着他的包,准备回到刘小别的身边。
他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父母站在阳台上就那么看着他,阳光洒在他们的头发上分不清是白发还是黑发。
晃着卢瀚文眼睛生疼,几乎要流下泪来。

刘小别躺在阳台上的躺椅上,晒着太阳。
自从卢瀚文回家了以后,他每天都克制着自己不去联系他,每次翻着他们俩的聊天记录翻着翻着就挪不动手指了,生怕手指一动,一句我想你了就发出去了。在和卢瀚文的父母谈过之后,心里也有了个底。
他会回来的,会回到自己身边的。

卢瀚文蹲在刘小别的身后,头轻轻的,悄悄的就靠了过去,刘小别听到有人进来了,下一秒,鼻子里就窜进了一股熟悉的味道。

他们两个在晃人眼的阳光下相拥。
卢瀚文长大了,没有哭了,只是把脸埋在刘小别的肩上。
刘小别紧紧的抱着他,好像抱着世界上他最重要的珍宝一样,抱的死死的。

也许是一会吧,又也许是更久,刘小别放开了卢瀚文,站起身来,从客厅里拿了一个小盒子来。
「这是什么?」卢瀚文接过来,在刘小别的示意下打开了它。

里面是很多张机票,日期是从卢瀚文离开的第二个月起,每隔两周就有两张票。一直到最新日期的是上个周末的机票。
「我想着你什么时候回来我们什么时候去国外领个证,机票准备好了,就在等你人了。」
「再翻翻?看看最底下?」卢瀚文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刘小别就让他继续往下看。
最底下的,是一个扁长的暗紫色天鹅绒盒子。
打开以后,是两枚戒指。

「Will you marry me?」

END

==============================================

第一次参加类似于联文的东西
诚惶诚恐的写完了
意识流
我都在写什么_(:з」∠)_
我也不知道原来这首名字这么甜的歌其实小虐嘛quq

希望你们看的开心(笔芯

评论(40)
热度(172)

© 筠子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