筠子湘

有对象
对象@早秋暮秋
乔乔我心肝儿

#不要站内转载#
头像来自一个小天使画的我
本命
别哥迷妹。别吹。刘卢头顶苍天!
黑历史众多但是舍不得删


就想要评论quqqq

【刘卢】Blank Verse-无韵诗-2

小卢出场啦!

别哥并没有碰到蓝雨的人啦233

主线还是刘卢无误!其他CP都基本是助攻√

其他CP预警:郑徐

系列向

文笔渣渣/OOC有/正在努力中√

练笔中√

谢谢各位小天使的小红心和小蓝手!努力不懈的为了天使宝宝们的评论!

1.

2.

刘小别死死地抓抓飞刀剑,不想让他掉下去的时候离自己太远。但是他们一直在往下坠,树枝一次又一次的打在了刘小别的身上。刘小别吃痛条件反射手一松,心里暗道一声不好,在撞击树枝的空隙再睁眼的时候已经看不到飞刀剑的影子了。

「糟了。」在刘小别意识到即将撞到地面的时候,调动起身上所有的灵力试图抵挡住冲击。薄薄的灵力盾在撞上地面的一瞬间破碎了,也不知道是高空掉下来的冲击还是体内毒素的原因,刘小别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恍恍惚惚间,刘小别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像是有什么声音在嗡嗡作响,但是又夹杂着很熟悉的喊叫声。他挣扎的想要睁开眼睛,不过他什么也没看清,只是模糊的色块在晃动,但他的的确确感受了熟悉的气息。他没有精力再去想到底是谁赶到了。

「大概安全了吧...」刘小别这么想着,然后他的世界又陷入一片黑暗。


飞刀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被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精灵搂在怀里。而且自己好像已经不在禁林里了,望了望四周,自己好像也没有到过这个地方。飞刀剑又把视线转移回了抱着自己的精灵身上。

这只精灵和刘小别给它的感觉完全不一样,敏锐的嗅觉也告诉他这不是微草的精灵。它尝试着逃开这个身上有着陌生味道的精灵,却发现自己根本使不上一点力。熟睡着的精灵抱着它的手又紧了紧。

有没有精灵来救救鸟啊。飞刀剑差点窒息,它没想到这只精灵的手劲那么大。

...自己不会是被那怪物的同伙绑架了吧。飞刀剑被这个突然跳出的可能性吓到了,直接一口啄在了这个精灵的肩上。

卢瀚文是被奇异的刺痛感惊醒的。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出勤的时候捡回来的鹰,正一脸提防的看着自己。「啊你醒啦!」卢瀚文像是有点惊喜的样子,「刚刚见到你的时候我都不知道你会不会死诶!全身都是伤,我也就给你简单包扎了一下,一会回去我再找人帮你看看!」

听完他的话,飞刀剑才注意到自己原本受了伤的地方都被绷带给包了起来。不过它还是觉得有点奇怪,低头戳了戳原本应该是自己翅膀的位置。...包扎的话需要把翅膀和身体一起包起来吗?果然还是怕我逃跑吧!他一定是和那个怪物一伙的!飞刀剑一脸愤然的想。

卢瀚文看它的动作,也是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哎呀我不是很会包扎伤口啦,就先将就一下。」

飞刀剑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用背对着卢瀚文,瞥了他一眼,想用眼神来和眼前的精灵表达:「我是不会因为你给我包扎就投靠敌人的!」这个意思。一个眼神过去,还不过瘾,生怕这个精灵没有理解自己的意思。

它想了想,决定要用潇洒的一甩头来表明自己对于立场的坚定,却没想到脖颈处的几根毛被绷带上没黏好的胶布给粘住了,对此毫无感觉的鹰高傲的一甩头。

一声拉长了的惨叫惊起了一片飞鸟。

卢瀚文艰难的憋着笑,看着面前想要耍帅的鹰此时却缩着脖子,疼的发抖。倒了八辈子霉了。飞刀剑垂头丧气的想,自己的脸可能都丢光了。

「咳咳,好了别乱动啦,我刚刚把你包起来的时候还看到你身上有魔法的痕迹,小心蔓延到心脏,我找谁都救不回你咯。」卢瀚文把笑意憋下去,又把飞刀剑抱了起来。

虽然飞刀剑一脸的不情愿,但是无奈他现在除了能用爪子点着地蹦跶几下和扭扭头,什么都干不了,只能是乖乖的让卢瀚文抱着。

卢瀚文满意的拍了拍飞刀剑的头。「这才乖,那我们现在回去吧!再不回去队长他们也要急了。」还没等飞刀剑反应过来,就见卢瀚文眨眨眼,一种和飞刀剑见过的刘小别平时开翼不太一样的颜色出现在四周,而且都十分听话的向卢瀚文的背部飞去。「开翼。」

飞刀剑盯着扇动着的翅膀盯了好一会,和微草精灵翅膀不一样,这种透明又带点蓝色的翅膀在碧蓝碧蓝的天空飞行时十分好看,就像微草精灵在森林中扇动翅膀一样好看。

飞刀剑伸长了脑袋,越过卢瀚文的肩上往后看。嗯...这种感觉还不赖。飞刀剑舒服的几乎要闭上眼睛再睡一会。「我们要到咯!」卢瀚文的声音刚响起来,飞刀剑就感觉到自己正在下坠,睁开眼睛,发现卢瀚文正在慢慢收起翅膀。

???

飞刀剑有点慌。它条件反射想展开翅膀,感受到绷带的阻力,才想起来自己被裹得严严实实的。飞刀剑也不在乎卢瀚文能不能听懂了,对着他就开始叫。【你在干什么!!!!!】

而玩得不亦乐乎的卢瀚文却以为这只鹰也很喜欢这么玩,于是也扯着嗓子对着它喊,「是吧!!!!你也觉得超刺激的对不对!!!!」

刺激。

刺激的我可能要死了!

飞刀剑在心里狂叫。【你想死不要拉上我啊啊啊啊啊啊!】

在飞刀剑都快要心如死灰,在心里准备念遗言的时候,卢瀚文又突然把翅膀给展开了,抱着眼睛无神的鹰,卢瀚文慢慢的降落在了一个屋顶上。

「是不是很好玩!」卢瀚文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翻着眼白的鹰,「咦!喂喂喂你怎么了!」





「检测结果出来了。它中毒了,还是一种挺罕见的毒,」徐景熙皱着眉对在一旁坐立不安的卢瀚文说,「幸好你给它包扎了一下,虽然包的....一般,但是幸好有见血的伤口都没有感染,只要配了解药,再养上两天就能好了。就是现在不知道为什么出现了眩晕反应。」

让飞刀剑出现眩晕反应的当事人一点自觉都没有,见它没事,一下子就放心了,「那就麻烦景熙前辈啦!我去找下队长!过会再来!」然后轻轻摸了把闭着眼的飞刀剑的羽毛就跑了。

卢瀚文刚走,郑轩就进来了,「啊景熙,喻队问那个检测结果出来了没。」

「马上马上,你等我一会。」徐景熙简单的给飞刀剑消了个毒,又回头去做喻文州交代的任务。「嗯?你什么时候养了只鹰?」郑轩注意到了躺在台子上的飞刀剑。

「不是我的,好像是小卢今天在禁林那边捡到的,不过受了点伤还中了毒。」

徐景熙一开始没在意这只鹰,但是做检测做着做着发现了有什么不对。他感觉自己好像在重复做和刚刚一样的检测。

「郑轩。」

「嗯?怎么了?」

「这份试剂是喻队下午在禁林那边的任务样品是吧?」

「对啊,有什么问题吗?」

徐景熙转头示意郑轩看他手中的两瓶试剂。

「这个样品里有和这只鹰体内一样的毒素。」


tbc.

============================================

又名

要从鸟开始攻略w

ummm我应该没有说黄段子吧诶嘿w

希望看到这里的小天使给个心心或者评论啦w

评论(10)
热度(33)

© 筠子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