筠子湘

有对象
对象@早秋暮秋
乔乔我心肝儿

#不要站内转载#
头像来自一个小天使画的我
本命
别哥迷妹。别吹。刘卢头顶苍天!
黑历史众多但是舍不得删


就想要评论quqqq

【刘卢】Blank Verse-无韵诗-3

下一章就见面啦!!!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主线还是刘卢无误!其他CP都基本是助攻√

其他CP预警:无

系列向

文笔渣渣/OOC有/正在努力中√

练笔中√

谢谢各位小天使的小红心和小蓝手!努力不懈的为了天使宝宝们的评论!

1. 2. 

3.

「那这只鹰...?」郑轩摩挲着下巴,若有所思的盯着陷入昏迷的飞刀剑。「我先去告诉喻队,看他怎么说。」

 

在台子上装迷糊的飞刀剑听到郑轩叫的喻队,心里咯噔一下,马上就意识到了自己现在在哪里。

完了,这回落到蓝雨的手里了。

 

蓝雨精灵和微草精灵,应该算是众多精灵族里恩怨最多的两个种族。在飞刀剑没有被刘小别驯化,还在满森林乱窜的时候,就已经听说过这事了。就算是两族之间关系有所缓和的现在,还有不少精灵心里有着这种根深蒂固想法。

 

那时候的飞刀剑只是不屑的啄了啄羽毛,【关我屁事。】然后舒张几下翅膀,继续在森林里无所事事。

 

然后在飞刀剑开始跟着刘小别出任务的时候,他见过一次蓝雨的精灵,就是郑轩口中的喻文州。

 

而现在一心装死的飞刀剑只希望喻文州不要记得自己是微草那边的就好,不然自己可能会被做成一道好菜。想到这飞刀剑差点没忍住抖两抖。

 

它想起来自己之前和冬虫夏草闲聊的时候,那只小虫子神神秘秘的和自己说蓝雨精灵惹不得。它问为啥。冬虫夏草一脸高深莫测的吐出四个字。【会被吃掉。】

 

据说情报来源是它那个好像啥都知道的主人。飞刀剑当时沉思了一会,觉得听起来很靠谱就信了它的话,并决定以后绝对绝对不要接触蓝雨精灵。

 

而此时那个听起来很靠谱的精灵打了个寒颤。

 

「怎么了柏清哥?」在一旁帮忙的精灵扶住了差点被袁柏清打下桌子的瓶子。

 

「没事就是突然觉得有点冷。」袁柏清左手接过瓶子,右手在列成一排排的试管架里,找出一只细细长长的试管塞给了那个精灵,「把这个给小别喝了,看看能不能暂时缓解一下毒性。」等那只精灵出了这个小小的临时实验室后,又重新投入到了实验中,

 

刘小别是被赶到的许斌救下的。和刘小别搭档的精灵在胡乱躲避的时候正好遇上了许斌带的队伍,待许斌问过之后,这个刚从实习课程毕业的精灵才发现自己和刘小别分散了。

 

好在刘小别当时唤了飞刀剑,它的鸣叫声让许斌很快就判断出了他的位置。「你去找其他人,然后告诉他们全速赶过来。」许斌拍了拍有些不知所措的新手,「能做到吧?」

 

等侦查精灵带着王杰希他们赶过来的时候,许斌和其他几个精灵已经牵制住了那只魔物。剩下的就顺利多了,该攻击的攻击,该疗伤的疗伤。这只制造微草境内巨大恐慌的魔物很快就被制服了。

 

王杰希吩咐剩下几个没有受伤的精灵开始整顿这附近被扰乱的环境,然后走到了蹲着给刘小别处理伤口的许斌边上,「小别现在怎么样?」

 

许斌检查了一下刘小别身上的伤口,「现在处于昏迷状态,伤口处好像有感染。」

 

「队长!这只魔物身上带毒素,估计别哥身上也有。」高英杰也跑了过来,把被毒素腐蚀的只剩一点脉络的叶子拿给王杰希看,「这种毒素我之前没有见过...」

 

被腐蚀得焦黑的脉络蔫搭搭的,在王杰希手中无力的变得卷曲。

 

 

 

 

刘小别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从窗外洒进来的阳光正好落在他的眼睛上。

 

习惯性的想抬手挡住阳光,却被身上不时传来的痛感阻止了。脑袋炸裂般的疼痛刺激着刘小别的神经,他舔了舔干的生疼的嘴唇,挣扎着起身,想要够到放在床头柜上的杯子喝水。

 

「别乱动啊,如果不想让伤口裂开就好好坐着。」听到声响,袁柏清顶着黑眼圈进来了,「你也真是命大,被盯上了那么久居然也只是中了点毒而已。有几只精灵可是差点没命。」

 

刘小别张了张嘴想说话,却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来。

 

「是毒素还有你乱吃草药的副作用,等会再喝点药就行了。」袁柏清把水递给刘小别看着他喝下去。

 

刘小别看着坐在那一动不动的袁柏清有些莫名奇妙,然后用眼神想要赶他出去。

 

「那个...兄弟,我得告诉你件事。」袁柏清像是没看到刘小别的眼神一般,拿回玻璃杯以后一脸严肃的看着刘小别。「你那只鸟没了。」

 

推门进来的侦察兵一脸震惊。

 

「不不不不是那个意思,」袁柏清一回头看见他的表情,连忙解释,「我是说飞刀剑不见了,当时队长他们回来的时候没看到,冬虫夏草跑去问木恩,木恩说在那里没看见它。」

 

刘小别有点懵,咽了口口水以后勉强可以出声,「你确定?」

 

「冬虫夏草是这么说的,」袁柏清挥了挥手示意那个侦察兵带上门进来。「但是你可以问问他,他当时应该是负责处理现场的。」

 

这个侦察兵就是当时和刘小别分到搭档的那个,小新人有些紧张,被袁柏清提到的时候下了一大跳,然后一上来对着刘小别就是不停的道歉,「对不起前辈...当时我一下子慌了...如果我没有和你走散的话你可能就不会受这么重的伤了,实在是对不起!」

 

「哎你别太在意,第一次出勤就是重量级的任务,紧张是肯定的,」刘小别说着喉咙又干了,皱着眉停了一会才接着说「不过我想问你,你后面有没有去找到我的那个地方?」

 

小新人点了点头:「当时我遇到了许副队带的队,他就让我去找王队了,我到的时候也有负责现场的清理,没有看见飞刀剑。」

 

小新人离开的时候轻轻带上了门。

 

「飞刀受的伤比我严重,」刘小别有些气恼的用没受伤的手用力捶了一下床,「但是我能感觉到他没出事。」

 

被驯化的宠物和主人之间是有联系的,说不上有多强,但是对于双方的情况还是能感受到的。

 

刘小别心里没由来的有些生气,但是又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可能是在气自己没有保护好飞刀剑,又有可能是气自己还不够强。

 

「我的伤好最快要几天?」

 

「...保守估计,三四天。」

 

三天以后我就去找它。

刘小别想。

「我药呢?」

 

「急啥啊,你等会我给你拿来。」袁柏清毫不掩饰的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我和你说啊,治病要慢慢来。」

 

「你废话真多。」

 

 

可是还没等刘小别把伤养好,高英杰就跑来告诉他,蓝雨那边捡到了飞刀剑而且派人把他送回来了。

 

在喻文州被郑轩叫去了徐景熙那边以后,他没费多大力气就想起来,他在微草见过这只鹰。

 

「可能是这次出任务的时候受了伤吧。」喻文州对飞刀剑眼底的敌意熟视无睹,「既然是小卢救回来的,就让他送回去就好了。」

 

「他一个人行吗?」徐景熙有些担心,「要不我也去,正好这次那只魔物的毒素有些难缠,配解药的话还缺几样草药,微草那肯定有。」

 

飞刀剑战战兢兢的听完他们的对话,没有注意喻文州意味深长的眼神。只是留意了他们不会对自己怎么样以后就放下了心。直到自己被卢瀚文抱着准备飞回微草的时候,看到徐景熙背的一个空荡荡的包,才反应过来。

 

敢情自己是被拿去交换药草的是吧。

飞刀剑刚想张开翅膀抗议,就对上了徐景熙的脸。

 

「乖,别乱动,再动我抱你好不好啊。」

 

明明是很正常的话,但是飞刀剑一看到徐景熙露出的笑容,一哆嗦,怂了。

tbc.

==========================================

诶嘿w

小卢小卢终于要见面啦撒花w

评论(9)
热度(33)

© 筠子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