筠子湘

慎fo fo前看简介
#不要站内转载#

本命
别吹卢吹。刘卢头顶苍天!
是个all主角党

其他食用cp
全职
刘卢不拆不逆/别受天雷
凹凸
主瑞金次all金/安雷&瑞嘉天雷
MHA
主胜出轰出/次all出?轰爆&胜茶&出左天雷
小排球
all日向


都不混圈
是个丧星
好吧小宝贝儿们请施舍这个过气写手一点评论吧

【刘卢】结束是开始

依旧是点文嘿嘿 @Dollars ☆ 

妹子的赌场pa!

啊关于本文提到的游戏说明在最底下xxx


文笔渣渣/OOC有/正在努力中√

新手正在练笔中√

谢谢各位小天使的小红心和小蓝手!努力不懈的为了天使宝宝们的评论!

那么xxx

are u ready?



编辑完通知搬家公司的消息,刘小别叹了口气,把手机收起来盯着左手上的手表上发呆,心里希望他们可以在他出这里之前把他的新房子布置好。

「请各位下注。」年轻又清脆的声音让刘小别诧异的抬了头。

他自认为自己已经是这儿常客了,却从没见过面前这位荷官。

而且看上去好像还没有成年。

这个赌场新血液换的从来都很快。刘小别虚着眼睛看着他。

 

卢瀚文注意到了他的视线,不觉得奇怪且依旧对着他扬起了一个礼貌的微笑。

 

这是他上任的第一天。

他的视线与笑容只是在刘小别脸上稍作停留,接着扫向其他人。

「各位都清楚我们赌场的规矩,希望各位也能好好的遵守。」

「接下来,」

「游戏开始。」

刘小别也收了神,接过卢瀚文递过来的牌,红桃A。

 

 

卢瀚文一早就注意到了围过来的人,或是惊奇于他的皮相过于年轻,或是惊叹正在进行的赌局。

亦或者是......

卢瀚文心中有了计较,抬头正好又对上刘小别的眼神。他愣了一下,立刻转移了视线向另一位正在思考是否要牌的客人,并询问他是不是做好了决定。

精瘦的中年人摸索着自己的下巴,视线飘忽不定,最终缓慢的摇了摇头,并把手上的牌倒扣在桌上。

老千。

刘小别心中暗讽,只不过这手法也太拙劣了些,他甚至能听到身后有些人的窃窃私语。

 

卢瀚文自然也是发觉了的,但碍于这位客人是黄少天特地嘱咐过的。

 

「是一位大人物。」

 

能让黄少天叮嘱的人往往都是惹不起的。

所以他不能戳穿面前这个人如小丑的戏法。

 

商人从来都知道如何让自己的利益最大化,不论手段的那种。

所以精明的商人面上带着微笑,抬手把面前的一垒筹码推向卢瀚文。

「加倍注。」

 

周围一片哗然。

卢瀚文眉头紧锁,上任第一天他就遇上了这么棘手的客人。按这个赔率下去,要是这个人出千赢了,会给赌场带来巨大的损失。他看了一眼守在边上的安保,示意他去找喻文州。

 

一阵轻笑。

刘小别把玩着手上的牌。

「这么肤浅的老千就不要出了吧?」

「连小孩子都能看穿的老千。」

 

 

「噢?」长者的微笑波澜不惊,看似无害却锐利的视线移到了刘小别的身上。

嘈杂的庭中,这一小块区域变得安静。四周的局外人用着看戏的目光打量着这个年轻人,打算看看他要兴些什么波澜。

 

「那你有什么证据说我出千呢?」温和的话语下藏着汹涌的恶意。

「没有。如果那么容易让我揪到的话,您也不用来这儿了吧?」刘小别耸耸肩,似乎不打算浪费更多的表情。

 

「哼。」

不过是小毛孩子。

傲气又卑劣的生意人摔出手上的牌,「廿一点。」

 

刘小别露出一抹笑容。

 

而当得意洋洋的客人看向瘫在桌上的卡牌时,表情一点点碎裂了。

 

卢瀚文努力克制着自己不让自己露出更多的笑意,却依旧笑意盈盈的对着他展示自己的牌:

「抱歉哦先生,爆点。」

 

 

 

 

 

 

等喻文州赶到时,卢瀚文已经妥妥的解决了所有的事了。

 

「多亏了一位先生的帮忙。」他是这么说的。

 

卢瀚文看的很清楚,刘小别是如何在和那个男人说话的时候调换了自己和他的牌,然后反诈一局。

 

「哦?怎么样的人?」

 

「没什么特别的呀。」卢瀚文踮着脚,用视线在人群中找了找,没有看见他。「他好像已经走了诶?」

但是他很清楚的记得他的长相。卢瀚文在心里默默的补全了后半句话。

 

 

 

卢瀚文在拿出钥匙开门的时候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第一天工作就这么累......」卢瀚文默默的想了想以后的生活。

 

他看到了邻居的门缝中透出丝丝的光亮。

隔壁搬来人了啊,什么时候去拜访一下好了。他想。不过首先,他想先好好躺进盛满了热乎乎水的浴缸。

 

 

在卢瀚文打开门的那一刻,隔壁的门也开了。

卢瀚文下意识的抬头去看,透过烟雾看到了熟悉的脸。

 

 

刘小别几乎是下意识的掐掉了手上的烟,他记得小孩子得尽量少吸二手烟。

 

「嗯...小朋友你好?」

 

卢瀚文有些懵的看了看周围,最终才有点迟疑的指了指自己。

「小朋友??先生你是在说我吗??」

 

刘小别点点头。

 

.......

 

 

「你以为赌场会让未成年打工吗你是不是傻???」


END.?

可能会写一点后续的小故事哈哈哈哈

但是这个故事就是到这里啦ww结束就是开始!

我点题了!是不是很棒哈哈哈哈

接下来是一些关于本文的背景

玩的游戏是

廿一点

廿一点是一款扑克游戏。就像很多其它在赌场或扑克牌的游戏,很难准确地知道廿一点的起源,和它什么时候开始被视为游戏的一种。

据推测,廿一点源自於法国的两种游戏Chemin de Fer 和 French Ferme, 后来於十八世纪, 更发展成为在法国赌场中的游戏, 命名为 Vingt-et-Un (意思为二十和一个A) 。

在游戏中, 如一个玩家手持的两张纸牌为黑桃的J(Jack)和黑桃的A(Ace), 便可以获得钜额奖金, 而这个便是BlackJack(廿一点)名称的来由。在澳门,廿一点是幸运博彩之一。

当每个玩家结束要牌后,荷官会按照赌场的规则来决定要牌或不要牌(16点以下必须抽牌,17点以上则听牌)。如果荷官的点数超越21便会爆点,所有未被决定的押注会变羸。如果荷官不要牌并没爆点,那便须比较每个玩家与庄家的点数。如果您的点数较荷官的点数接近21,您便羸。如果荷官较近,您便输。如果您和荷官的点数打和,那这场赌局便会打和,即是没输羸。当所有的押注被决定后,荷官会宣布新一轮赌局开始






好其实就是谁的牌点数加起来小于并且趋近等于21谁就赢嘛x

超过了就是爆点  输了ww

我是不是总结的很棒哈哈哈哈


评论(5)
热度(76)

© 筠子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