筠子湘

慎fo fo前看简介
#不要站内转载#

本命
别吹卢吹。刘卢头顶苍天!
是个all主角党

其他食用cp
全职
刘卢不拆不逆/别受天雷
凹凸
主瑞金次all金/安雷&瑞嘉天雷
MHA
主胜出轰出/次all出?轰爆&胜茶&出左天雷
小排球
all日向


都不混圈
是个丧星
好吧小宝贝儿们请施舍这个过气写手一点评论吧

【刘卢】爱你在细节之间(一发完)

情人节快乐!!

情人节贺文ww

这是个小卢做梦梦见自己变成送别哥的情人节礼物的故事x

为啥叫这个名字呢因为很多细节都有说明别哥真的很宠很爱瀚文的!【shenmegui】



文笔渣渣/OOC有/正在努力中√

新手正在练笔中√

谢谢各位小天使的小红心和小蓝手!努力不懈的为了天使宝宝们的评论!

那么xxx

are u ready?









所以......到底是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卢瀚文在黑暗中瞪着眼睛,想试着动一动自己的身体,却最终还是放弃了。

 

 

情人节的前一天,卢瀚文在结束了一天的训练之后,和往常一样舒舒服服的洗了个热水澡,然后和他的小别前辈煲了一通电话粥,说了一声晚安后就安心的进入了梦乡。

......

一阵震动之后,卢瀚文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却发现四周漆黑一片。

嗯...???

卢瀚文试着想动一动手脚,却发现自己像是被束缚住了一样,无法动弹。

他想张开嗓子喊一喊,也发现自己无法震动声带发声。

他有点慌了。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反正卢瀚文是瞪着眼睛,不住的转溜着眼睛,思考着现状。

唯一他知道的是,他在一个封闭的空间里,而这个空间会一直摇来摇去,抖得他心烦。

 

可能是这种无聊的环境容易使人入睡吧,卢瀚文不知道醒过来又睡过去多少回。终于在一次猛烈的震动后听到了人说话的声音。卢瀚文猛地清醒过来,一边努力的想开口喊叫,一边想着这会儿黄少天和喻文州他们指不定都多焦急。

 

卢瀚文尝试了好多次,还是无法发声。就只好安静下来,努力辨识着说话的人的声音,却发现呆着一股浓浓又熟悉的口音。

「怎么回事呢...」卢瀚文在心里想,有点绝望。

好像是北京口音?

 

忽然,他听到了一个真的真的特别熟悉的声音。

「啊,东西放这儿就好了。」

是微草门卫老爷爷的声音。

 

卢瀚文真的彻底懵了,难道是自己被微草绑架了???

没道理呀?

 

然后他听到了门卫拨号的声音,「啊小别啊,你的快递在门厅这儿,来拿一下吧。」

卢瀚文瞳孔猛地一缩。

嗯......所以是自己被别哥绑架啦?

 

 

 

 

刘小别接到电话后,直接就下楼拿了。他大概猜到了这是什么东西。

他和门卫打了个招呼,在堆积成一座小山的快递盒里找到了自己的那一个。然后,刘小别看着这个小盒子,微笑着用大拇指在寄件人的名字上轻轻的摩挲了一下。

寄件人:卢瀚文

 

 

卢瀚文在听到刘小别的声音以后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难道真的是刘小别把自己绑架了?

可是刚刚门卫叔叔说的是快递??

那为什么又......

 

卢瀚文感觉刘小别一直在晃晃荡荡他存在的这个空间,他只希望他马上停下,他都被晃得要吐了。

「嗯?瀚文寄来的快递?」他听到了王杰希的声音。

「嗯。」他听到刘小别是这么回答的。

 

他一下子就傻了。他哪里有寄东西给刘小别......

嗯...

嗯?

好像是有寄类似的东西。

 

卢瀚文有些头疼的想起来他在网上给刘小别买了一份情人节礼物。

寄件人他特别嘱咐了卖家,填的是自己的名字。

他大概是变成了本来要送给刘小别的礼物了。

唉。卢瀚文撅嘴。

他现在只能等刘小别或是谁发现自己了。卢瀚文恨不得扯着嗓子喊醒他的男朋友,他在这。

 

 

 

 

 

刘小别直接把快递带回了训练室,他也很好奇到底卢瀚文送的是什么,毕竟这个快递盒看起来真的很小,而卢瀚文又卖着关子不告诉他。

「哟,是啥呀。」袁柏清从后面用胳膊钩住了刘小别,用眼睛去瞟,「啧啧啧,小情侣又在我们单身狗面前卖狗粮。」

刘小别用胳膊肘怼回去了,「好了好了,你挡着我了。」

他在杂物盒里翻来翻去,找到了一把美工刀。然后小心的划开了包裹。

 

 

 

卢瀚文听到了刀划开东西的声音。

大概是在拆包装盒了。他想,千万不要刮到自己呀。

 

希望不要划到小卢送的礼物啊。刘小别想,手上的动作放轻了点。

然后他拿出了那个小礼盒,打开来看到了那条银色的链子。

很中性的款式,上面有一个扁扁的银色的牌子,刻着几个字母。

 

刘小别摸索了一下上面刻的自己名字的拼音缩写,有些惊讶的缩了缩手。

「咦,这个链子还是热的?」

 

 

卢瀚文恨不得找个地方藏起来,他总不能大喊一声不要摸了很痒吧,毕竟他喊了刘小别也不一定能听见。

 

 

「啊小别这个盒子你还是要留着的是吧?」袁柏清把桌上的垃圾清了一下。

「嗯。」刘小别马上就把银链子戴上了。「和原来那些放一起。」

 

卢瀚文呆了一下。

原来那些?

那就是说,刘小别把他原来所有寄过来的快递包装都留着是吗?

卢瀚文感受着刘小别的体温从接触着的那一块皮肤传来,感觉自己又热上了几度。

 

 

刘小别感受到脖子上突如其来的热,指节分明又好看的手又凑上去摸索了几下,却没想到温度还有上升的趋势,吓得他连忙收了手。然后拿出手机,给卢瀚文发了条微信消息,告诉他自己收到了礼物。

 

卢瀚文盯着他给自己打出的每一个字,然后暗暗想,我在这里呀,可是我怎么回你呢。

 

 

 

 

卢瀚文很无聊的挂在刘小别脖子上。这里看看那里瞅瞅,他不是没来过微草,所以很快他就无聊的只能靠顶着刘小别的电脑屏幕发呆了。

不过有时候刘小别则会悄悄的掏出手机来给卢瀚文发消息,然后看着他一直不回的对话框愣愣的发呆,皱起好看的眉毛继续打字。

 

卢瀚文也慌了,他此时是如此的贴近刘小别,能感受到他的呼吸,他的心跳,他的体温。但是他就是无法让他注意到自己的存在。

 

 

 

刘小别放下了手机,有些紧张。他已经给卢瀚文打了好几个电话了。消息不回电话不接。

于是他给黄少天发了条消息,问他卢瀚文是不是出事儿了。

 

 

卢瀚文正心不在焉着,然后,他突然感觉到自己被抬起来了一些,接着。

一个吻。

 

卢瀚文只觉得自己突然变得特别烫,并且感到一阵眩晕。

他闭上眼睛,周边好像变得混乱颠倒,最后变成某个人的呼唤。

 

「小卢,该起床了。」喻文州就在站在他的床边。

 

他睁开了眼睛。

 

2.14 早上七点。


END.

小剧场

卢:别哥别哥!你是不是把我送你的礼物的包装袋都留下来了!!

别:嗯。嗯???你怎么知道??

卢:嘿嘿~因为我超——爱你的呀!

评论(6)
热度(90)

© 筠子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