筠子湘

慎fo fo前看简介
#不要站内转载#

本命
别吹卢吹。刘卢头顶苍天!
是个all主角党

其他食用cp
全职
刘卢不拆不逆/别受天雷
凹凸
主瑞金次all金/安雷&瑞嘉天雷
MHA
主胜出轰出/次all出?轰爆&胜茶&出左天雷
小排球
all日向


都不混圈
是个丧星
好吧小宝贝儿们请施舍这个过气写手一点评论吧

【刘卢】是我的内心戏吗(一发完)

好的这个是藻藻提的那个!!

想听别哥对小卢说的那句话!!

虽然写到后面我也不知道窝在写什么玩意儿

x希望你们能过喜欢过气咸鱼阿筠带来的作品!!


文笔渣渣/OOC有/正在努力中√

新手正在练笔中√

谢谢各位小天使的小红心和小蓝手!努力不懈的为了天使宝宝们的评论!

那么xxx

are u ready?










刘小别很苦恼。

他看上了一个小学弟。

但是那个小学弟只把他当朋友。

还是天天发好人卡的那种。

 

「哟,吃着呢。」袁柏清端着餐盘挪到了刘小别面前的位置,正好挡住了刘小别偷偷瞄卢瀚文的视线。

刘小别皱了皱眉头,往边上移了移,试图将视线从袁柏清的肩头越过。

可能是动作有点明显吧,虽然卢瀚文没注意到,但是坐在他身边的郑轩注意到了。郑轩清咳两声,默默端起盘子准备走人。

「诶!前辈你吃完啦?等等我啊我马上!」卢瀚文马上把最后两口饭扒进嘴里,抹抹嘴也准备去倒饭。

郑轩脸上面无表情甚至站着等了一会卢瀚文,但是内心波涛汹涌惊涛怒浪。

 

我明明是因为某个人的视线才走的...压迫感太强压力山大啊...

郑轩转过身,试图忽略那个背后的视线。

 

刘小别一看卢瀚文准备走了,算着时间看他走出食堂门口,然后跳起来收拾好餐盘拉着袁柏清跑去小卖部。

「诶不是,你拉我干嘛,我还没吃完!!」袁柏清一脸懵的跟着刘小别跑。

 

「卡。」刘小别看了看排队的人,直接伸手找袁柏清要校卡。

「....」袁柏清面无表情,甚至想打爆刘小别的头。

「你想拿我的钱去泡人?」

「门都没有。」

「狗带吧您。」

 

虽然这么说,但是袁柏清还是把卡甩到了刘小别脸上然后才走的。美名其曰对兄弟的战略经济支援了。

 

卢瀚文喜欢甜食。

喜欢糖和一切带甜味儿的东西,像是蛋糕面包,又或是软糖硬糖棒棒糖,最喜欢的就是甜奶和奶茶了。

正直青春期的小男生想要长高,每天都要喝个几盒牛奶下去,当然其他饮料也是来者不拒的。用蓝雨文学社的人来说,一天不喝奶类饮料的卢瀚文一定是假的卢瀚文。

 

刘小别看准了这一点,每天中午吃完饭等卢瀚文回班后,跑去小卖部买两支麦香味奶茶,装作不小心买多了的样子丢给他。

 

每次用的都是袁柏清的校卡。

导致每天袁柏清都想要摁着偷他卡的刘小别打一顿。

 

但这也是卢瀚文对于刘小别「好人」这个定义的由来。

每次徐景熙或者黄少天在听卢瀚文在叨叨高三那个刘小别对他有多好的时候,表面上附和着他,一起夸刘小别是个好人,但其实在心里怒吼这TM是爱情不是友谊。

 

但是对于卢瀚文来说,刘小别是个温柔又好的人是从第一次见面就定义好的。

 

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他刚进荣耀高中的第一次春游。刚交到好朋友的卢瀚文四处乱窜,最后拉着胆儿大的几个组团去了鬼屋。

 

卢瀚文不怂,被一群一开始胆子大最后嗷嗷尖叫的同班怼到最后面断后。

「唉姐姐吃饭了吗,我这儿有糖要吃吗?」

「哇姐姐你这妆过分啦太恐怖啦!!」

「小哥哥你蹲在这累不累呀?」

 

卢瀚文一路上和工作人员打着招呼,悠哉悠哉的看着前面缩成一团的同学。

 

正在穿过一个弹簧带装置的卢瀚文有点疑惑为什么大家都会害怕鬼屋。

「很可怕吗?」卢瀚文话还没说完就突然被一股力带的摔在了地上。

 

卢瀚文一下给摔傻了嚎了一嗓子,然后再懵了一会以后回头一看,几根弹簧绳交错在一起正好卡住了卢瀚文的鞋。

 

他想抬头叫人帮个忙,一抬头发现人全走没了。

但其实这事儿也不能怪那几个同学,他们哆哆嗦嗦的在前面走着,听着卢瀚文说话,可是突然一下子就听到他叫了一嗓子,再回过头发现没看到人。四个男生被吓的不轻,一路叫着跑了。

 

卢瀚文有些苦恼的敲了敲头,自己尝试着想要解开,却因为灯光太暗而没办法做到。所以卢瀚文只好可怜巴巴的缩起身体,等下一波队伍过来。

 

下一拨人来的很快,卢瀚文听到有人的声音靠近,突然就开心了起来。早起第一个人穿过装置正好低头看到他的时候,卢瀚文看着那个人面无表情的盯着自己,而且好像僵住了。

「诶..那个,你能帮我解开一下嘛...」卢瀚文歪了歪头,「我不是鬼哦?」

 

「小别咋啦?」在后面的人见刘小别僵在那里,迟迟没有动作,就从另外一边探了个头出来。

「卧槽这里怎么蹲着个人???」

 

「噗...」刘小别一边感叹卢瀚文心大一边蹲下来帮他解开鞋带。「你一个人待在这里不怕吗???」

 

「哇,还好呀,毕竟都知道这里是鬼屋嘛,大家都是人,就没啥害怕的啦!」卢瀚文有点不好意思,「谢谢啦!」

 

 

心真大,胆儿也大。

刘小别想。

 

哇遇到了个很好的前辈诶!开心!

卢瀚文想。

 

 

后面刘小别和卢瀚文很自然的交换了联系方式,也慢慢的熟络了起来。

虽然刘小别一直致力于说服这个还没有社团的小朋友加入他们微草的社团,但卢瀚文还是去了蓝雨的文学社。

 

在知道这个消息以后。

刘小别有点失望。

刘小别式失望.jpg

 

但是他还是一直在和这个特别活泼的小学弟进行深度的学术性切磋。比如说是被袁柏清嘲笑成小学生较量的写作业速度和考试排名的较量。

 

然后,自然而然的,刘小别无法避免的被吸引了。

 

 

再过了半个多学期,刘小别坚持给卢瀚文送奶茶送糖的习惯依旧没变,但是他也很忧愁。

他马上要毕业了。

每人给他送奶茶了。

或者要换人了。

 

 

 

「你都要毕业了人家还把你当好前辈看呢。」许斌在念‘好前辈’的时候故意加重了口音,「再这样下去人家先有女朋友然后在忘记你是很正常的事情好吧!」

 

「又可爱又有活力的男孩子在女生中很受欢迎呢。」坐在桌边很认真地看书的高英杰如是说到。

 

「据说柳非的公众号有搞一个榜单,记录我们学生受欢迎的男孩子。小道消息,卢瀚文蝉联五次榜单第一。」袁柏清好像毫不在意的翻着手机。

 

「你们太过分了。」刘小别手动再见。

 

 

 

 

 

 

卢瀚文这边也是很焦虑,他觉得刘小别一直把自己当成一个需要被特别关爱的小学弟。他觉得这种关系可能到刘小别毕业都搞不来。

 

卢瀚文也不知道啥时候,也开始对着刘小别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结果发现在脑补到他有女朋友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思来想去还是觉得自己在他身边最合适。

 

毕竟刘小别的这种温柔攻势最能戳中卢瀚文的点。

日久生情这个词不是没有道理的。

 

但是卢瀚文还是觉得委屈巴巴的。

 

他觉得自己已经表露的很明显了。

比如说只收他的奶茶只收他的糖。其他人的投食一律忍痛拒绝。

 

「我一个这么爱吃的人都为了他拒绝别人投食了!!为什么他还是感受不到!!」卢瀚文在不知道第多少次对宋晓抱怨了,然后愤愤不平的塞了自己一腮帮子薯片。

 

宋晓内心对卢瀚文的粗神经感慨不已。

世界上可能就只有两种人不知道刘小别看卢瀚文的眼神代表着什么了。

一种人是不认识他们的人。

另一种人是刘小别的心上人。

 

 

以至于在高三毕业典礼后,红着眼眶的卢瀚文被刘小别按在小杂物室里的时候,他还没有反应过来。

 

刘小别看着眼前人红了的眼眶,又开始头疼了。

这次不是在头疼自己的心上人不喜欢自己,

而是在担心他的粗神经。

「笨啊,我是在追你啊。」



End.

------------

喜欢我喜欢的人

写我喜欢的故事


Everyone have freedom to fall in love with anyone they love.

MY WORDS ALSO HAVE SEVEN COLORS.


评论(4)
热度(134)

© 筠子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