筠子湘

慎fo fo前看简介
#不要站内转载#

本命
别吹卢吹。刘卢头顶苍天!
是个all主角党

其他食用cp
全职
刘卢不拆不逆/别受天雷
凹凸
主瑞金次all金/安雷&瑞嘉天雷
MHA
主胜出轰出/次all出?轰爆&胜茶&出左天雷
小排球
all日向


都不混圈
是个丧星
好吧小宝贝儿们请施舍这个过气写手一点评论吧

【刘卢24h】Initial Battle

 嘻嘻

我别哥生贺24h

唔我也不知道写了什么啦

有点黑道pa的样子

祝我别哥生日快乐嘻嘻嘻

和卢宝宝百年好合h


希望你们能过喜欢过气咸鱼阿筠带来的作品!!

文笔渣渣/OOC有/正在努力中√

新手正在练笔中√

谢谢各位小天使的小红心和小蓝手!努力不懈的为了天使宝宝们的评论!

那么xxx

are u ready?





刘小别望了一眼不远处守着大门口的保镖,哼了一声,意思意思理了理本来就穿的服服帖帖的西装,换上了带着商业公式化的微笑。

「走吧。」

身后是穿着红色礼裙的柳非和同样穿着黑色西服的袁柏清。

 

 

 

 

他们手上有三张刚从温热的尸体上摸出的邀请函。宴会的主办方是李家家主,一个试图在微草生意上动手脚的合作对象。王杰希在得到线人消息的时候不动声色,就着对方的意图将合作进行了下去。而李家的家主李斐,是个既不动脑子又藏不住事儿的,就在自以为可以把微草给压一头的时候,大张旗鼓的办了个宴会,还偏偏对微草半字不提。

 

这事儿也好办,只要管事儿的主闭嘴了,李家也就完了,顺便还能杀鸡儆猴。王杰希一拍板,点了几个人,就把李家的情况和宴会邀请名单发了下去。

 

跟着王杰希去过李家谈判的高英杰和许斌是不会进入会场的,他们留在外头,架好了枪准备随时接应。分头的时候倒是给刘小别几个人补充了点消息:「李斐自负又傻逼,很好糊弄,但是有时候又很难搞清楚他是演戏还是真的傻。」

 

「能动到我们头上来,这个人是真的有两下子,问题就是有时候他身上的傻逼气息你都不想搞他,」许斌在拼枪架的时候回头对袁柏清嘱咐了一句,「所以不管他装傻还是真蠢,都小心为上。」

「还有,」在一旁的高英杰有些迟疑,但是还是补充了一句:「李斐是个色鬼。」

语毕,又像是回想起什么不太好的事情一样又开了口,「好男色。」

 

 

 

 

 

和计划预计的一样,准备进入会场的三人伏击了邀请名单上同样和微草不对付的被邀请人,顺利的拿到了邀请函。通知了其他留在外面的人处理现场以后,刘小别绕到了柳非的后面,和袁柏清并排走,俨然一副跟着大小姐的保镖的样子。

 

在门口守着的守卫多半也不认识被邀请来的人,只知道都是些惹不得的有身份的主,在接过柳非递过去的邀请函后,也只是验了一下邀请函的真伪,就弓着身子把人往厅里请。「林小姐,这边请。」

 

柳非眼皮也不抬,随意应了一声。她样貌本来就不俗,眼角拉长的眼线和花了心思的唇妆,一看就是傲气惯了的大小姐。

刘小别听着负责接引的侍卫讨好的话,似笑非笑。

也不知道他们要是知道,自己正对着要来刺杀自己主人的人不住的阿谀奉承后,该是怎么样的心情。

 

不远处,一个被两个人夹在中间站的人一直在好奇的打量他,自然也没错过他脸上浮现的那一抹笑意。

「怎么了?」喻文州察觉到卢瀚文的视线放在不远处,也往那边看了一眼,短的好似没有出现过的惊讶后是饶有兴趣的微笑。

「那是微草的人,看来这次我们都不用出手了。」

 

卢瀚文点了点头,他自然是听说过微草的。这次是他第一次出蓝雨的暗杀任务,本来年纪就不大,一路上都在留意周围的人,在看到微草一行人的时候,被训练后的本能告诉他这三个人是同类,尤其是最后那个笑了的人,有着同类的气息和眼神。

 

「那不是刘小别吗。」在边上举了一杯葡萄酒的黄少天眯着眼睛去盯刘小别。而刘小别也注意到了这边,眼底闪过一丝恍然大悟后就把视线转到了卢瀚文身上。

 

 

两队人的距离拉近了,注意到四周人好奇的目光,黄少天在边上侍者的托盘上又拿了一杯酒,快步走到柳非的面前递给她,露出了一个仿佛老友相见时才会有的笑容。

 

在其他人眼里,这就是上流社会交际的商业交流,很快地,躲在暗处的几束目光就离开了他们身上,去找新的目标。

 

「你好。」被自己盯着的小孩反盯了回来,露出了一个好像很开心的笑容。

 

「...蓝雨开招童工了?」刘小别打量了卢瀚文一番,穿着白色的小西服,干干净净的笑容,怎么看都是个十五六岁的小孩,但是身上确实又有值得刘小别防备起来的感觉。刘小别向来信自己,本能的对他冷漠点了个头。「微草,刘小别。」

像是被突如其来的冷漠弄得有些莫名其妙,小孩有些委屈,轻飘飘的回答了自己的名字:「唔,卢瀚文。」

顿了顿才反应过来自己被看轻了年龄,鼓着脸颊小声的补了一句:「我成年了的。」

 

刘小别耳力不错,自然是听得清清楚楚,有些尴尬的打着哈哈换了话题。同时,他也打量了卢瀚文一番。仔细一瞧,刘小别发现他确实没有刚刚粗略扫一眼的幼气,一米七三上下的身高,当时一瞥觉得他有些偏瘦,但是观察之后,确是明显能感受到他的身体的确是被训练过的、极适合作为杀手的素质。

 

「我也很厉害的!」卢瀚文能感受到刘小别态度的软化,少年的心情连同他的嘴角和他没有被打理的发梢一样又翘了起来。「前辈前辈我听过你!黄少有和我讲过你的事!」

 

刘小别有些惊讶,他有听说过黄少天亲自带了一个人,没有想到就是眼前恨不得扑上来和他打一架浑身满是战意的小鬼。

 

他之前也没有接触过这种类型的人,觉得有些有趣。

 

「你想和我切磋?」

「想的!」卢瀚文像没有想到刘小别会主动提出来,愣了一下之后很快的点了点头,眼睛里都是开心的情绪。

 

刘小别也不打算轻视他,一是因为他相信自己的直觉,二是因为他相信,能让蓝雨的‘剑与诅咒’带出任务的人一定有值得被重视的地方。

 

 

还没等两队人谈妥交换情报,也不等刘小别崽和卢瀚文说什么,李斐就在一群人的簇拥下从精致的大门踏了进来。

 

 

 

 

 

李斐有些飘飘然,他也没想到和微草的交易有这么顺利。他几乎都能想象到之后,他过着怎么样神仙般的生活了。他本来还存着些警惕的念头,在宴会正式开始之前派人在会场里盯着。当手下的人回去报告没有发现异常的时候,他虽然哼哼着挥退了他们,但是在进场的时候,还是用余光扫射了一次人群。

 

所有的防备心在看到眨巴着眼睛看着他的卢瀚文的时候,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就好这一口。

 

本来卢瀚文就没有出席过这样的场合,但也不怯,很好奇的去看原本任务的刺杀对象,去看看这个没有多久好活的蠢蛋是什么样的。但是没想到在这种时候,对上的是让卢瀚文感到恶心的视线。

 

 

 

 

 

「那是哪家的少爷。」李斐眯着眼睛,虽然没有靠近,但是还是用眼神不停的去够卢瀚文。

立在一旁的下人也不清楚,诚惶诚恐的说了声去查就溜了。

开玩笑,要是是哪家惹不得的家里的少爷,李家分分钟就得玩完。

 

 

卢瀚文被李斐看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一边悄悄的往黄少天后面躲,一边握紧了拳头告诉自己不能冲动不能冲上去打歪他的鼻子。

 

刘小别觉得这个样子的他有些可爱又有些好笑,但是在注意到李斐赤裸裸的不加修饰的眼神之后,一丝没由来的怒气窜过胸腔,但是随即轻咳了两声,引起了卢瀚文的注意:「我们来玩个游戏吧。」

 

「看看谁先解决那个蠢货。」

 

 

 

 

「这样没问题吗?」通过耳麦,高英杰自然是听到了所有的对话。皱着眉,转头去询问许斌,「这是和蓝雨合作的意思吗?」

 

「没什么不好的。」许斌编辑了条短信,发给了在本家等消息的王杰希,「一来更稳妥,反正大家的目标都是一样的,没什么合作不合作的。二来,那个叫卢瀚文的蓝雨新人,也可以让小别试试水。」

 

「噢!这样的话就相当于我们掌握了蓝雨新人的第一手资料了!小别哥真厉害!」高英杰恍然大悟。

 

 

 

 

其实在会场内的刘小别哪有想那么多啊,只是纯粹的觉得这个小孩很好玩有点意思,顺便早点结束任务。他等不及提溜这个小鬼找个地方切磋一下了。

 

卢瀚文可开心了,毕竟赢了的话就能要求刘小别多和他来几场指导训练了,和喻文州黄少天简单交代了一下就挤进了人群中了。

 

 

 

「不管他了?」黄少天本来想拦他,却被喻文州给阻止了。

「这不是有小别吗?而且这次本来就是他的任务,我们不好插手。」

 

 

刘小别和袁柏清柳非出这种类型的任务已经不知道多少次了,简单的视线交流后就分散开在会场中了。柳非和袁柏清负责定位目标,再由刘小别直接赶去地点,一击将其致命。

 

 

而另一头的卢瀚文当然明白,在这场游戏中,他处于劣势。

这是一个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任务,如果没有这场游戏,他同样能在十分钟之内拿下李斐的命。

 

可他对刘小别这个人好奇极了。

在往常的训练中,最常被黄少天提到的人就是刘小别。卢瀚文也找过许多他的相关资料。

 

这次的见面纯属巧合,但是也恰好给了他一个机会去离他近一点。

 

所以他想要赢。

虽然处于不利的境地,但他也同样清楚他能翻盘的点在于他自己。李斐直白又令人厌恶的眼神,他当然明白那个男人想要什么,自然也没有忽略掉一直跟着他身后的脚步声。

 

卢瀚文瞟了一眼四周,选定地点以后抿了抿嘴,露出了一个有些坏坏的笑容。

 

 

跟着卢瀚文的是李斐的手下,在看到卢瀚文拐进了小房间以后停了下来,按住耳麦:「休息室。」

 

 

 

卢瀚文背对着大门,给自己接了一杯水,假装没有听见已经被刻意压低的靠近自己的脚步声。在扬起头喝水的时候,另一只手悄然握住了别在胸前西服内侧的匕首。

 

 

在被令人讨厌的气息接触之前,卢瀚文就用刃轻轻松松划出了一道弧线,任身后人的血液溅了他一身,甚至是脸上。

 

门很快被推开了,卢瀚文早就注意到了随着李斐之后跟来的人,虽然脸上依旧是愉悦的表情,但是声音确实透露着他很不开心:「不要让着我呀前辈!」

 

刘小别不可置否的耸耸肩,对他笑了一笑:「你赢了,想要什么奖励吗?」

 

卢瀚文没有错过他眼底的欣赏,低头想了一会,踩着轻快的步伐走向刘小别。

 

被溅在嘴唇上的血液经过摩擦和碰撞同样沾满了刘小别脸。

 

「不生气?」卢瀚文有些底气不足,抬着头看着并不对此有任何反应的刘小别。

 

「生气啊。」刘小别像是接受了什么一样叹了口气,「这种傻货的血也敢往我脸上糊。」

 

 

「劳驾,消个毒。」

刘小别帮卢瀚文扯掉了被血沾满的外套,捏着他的脸,凑过去咬破了他的嘴唇。

 

「多谢款待。」


END.

评论
热度(31)

© 筠子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