筠子湘

慎fo fo前看简介
#不要站内转载#

本命
别吹卢吹。刘卢头顶苍天!
是个all主角党

其他食用cp
全职
刘卢不拆不逆/别受天雷
凹凸
主瑞金次all金/安雷&瑞嘉天雷
MHA
主胜出轰出/次all出?轰爆&胜茶&出左天雷
小排球
all日向


都不混圈
是个丧星
好吧小宝贝儿们请施舍这个过气写手一点评论吧

【巍澜】结局之后(一发完)

看完剧版我要死

强行试图把剧情甜回来写的我流新ED

HEHEHEHEHE


来吧x





赵云澜浑浑噩噩的在混沌之中发出一声叹息。

离他看着沈巍和夜尊进入轮回,已经过了不知道多少年。

或许有几千年,又或许有了万年。

 

这时的赵云澜并没有实体。他也说不上来自己现在是什么状态,但是至少他还能勉强维系着一丝意识,而这份意识形成了一个能量体。

 

好歹自己还有个形。赵云澜这么安慰自己。

他的肉身给了那附在赵心慈身上的神识,而三魂七魄,只留了命魂一魂悬悬的挂着,指不定那天就被地星波动的能量给吸了去。

大庆当时的感觉没错,赵云澜时不时的可以看到一些特调处的画面,不过也是极其的紊乱,只能看上个几十秒,多了,可就撑不住这本来就脆兮兮的意识了。

 

他也不知道时间的流逝,不过还好,在他离开之后,特调处的人还是活蹦乱跳的,有新人来,也有旧人去。特调处还是原来的特调处,但,人却不是原来的人了。

而他,则在混沌中镇着,和四圣器相互牵制,以他的方式去保护他要保护的人。

 

赵云澜的意识在虚空中漂荡,仔细的想当初他为何要揽下这劳什子事。

这一想,就停不下来了,待他细细地再捋了捋他在海星的二十几年生活,他发现:原来在遇见沈巍之前,他的生活好像并没有那么刺激。

 

但想到沈巍,他还是一阵颤栗和疼痛。

 

他作为最后燃起的镇魂灯灯芯,这一魂永永远远地留在了地星,作为隔开海星,安定地星的封印。

他定下来和沈巍的约定,目送了他的离开。

不过这也还好,赵云澜有些自嘲,就当他体验一把沈巍等他寻他的万年好了。

不生,也不死。

 

在他和沈巍定下赌约的时候,他已经知道自己输了,难过、痛苦、不舍...种种复杂的情绪涌上胸口,只能化成一声「好。」

因为沈巍不会找到赵云澜了。

这次,换赵云澜来等沈巍了。

 

四圣器能让赵云澜看到一些时间线以外的画面,每当他好不容易建立起来与外界的联系,每一张面孔都被他细细的和记忆中的沈美人核对过,就算只是一瞥也好,他想看看他。

 

赵云澜的意识一天比一天的稳定,他也不知道这是好还是不好,但是有一天,他无意识发现自己可以的控制自己想要看的外界的画面了。他想,他想看沈巍。

 

眼前的虚空像水波一样波动起来,在其中闪过的是赵云澜早就看腻了的千山万水,而心跳却突然的加快了。

 

他看到了沈巍。

 

赵云澜沉默的看着他,看着他露出和以前一样的笑容,穿戴的整整齐齐,不该少的一样都不少。

他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像是把心头郁结的浑浊全部吐出来了一样。

他开始笑,从他变成这样以后他就没有这么痛痛快快的笑过了,笑的眼睛通红,几乎就要落下泪来。

 

画面中的人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一样,猛地抬起头,眯着眼盯他面前的空气。

赵云澜错过了这一幕,他挥了挥手,打散了还在波动的画面,转而把视线投向在这一片虚空最上方的四个发着光的点。

 

四圣器。

「等我。」

 

 

 

 

 

沈巍耐住了心头的震惊,他感应到了赵云澜的气息。

 

在他进入轮回的时候,他拒绝了孟婆递来的孟婆汤:「我还有约,不能忘。」

黑袍使的大名人尽皆知,孟婆也不例外,意有所指的开了口:「他只是个人类,和你不一样。」

「我也会是。」沈巍客客气气的对她一笑。

 

「您是黑袍使,进入轮回的时间不在正常范围内,恐怕等您出来的时候...物是人非啊...」

「我和他说过,不管过了多久,不管去到哪里,我们还会再见的。」

「可他已经...」

「我知道。」沈巍自然知道,赵云澜到了最后肯定会让镇魂灯再次燃烧起来的,而凡事总有因果,为了达成这个「果」,他要如何去做到这个「因」也是可想而知。「我还不知道他这个人吗?」

 

这个他爱惨了的愚蠢的人类。

 

 

沈巍把自己从回忆中抽出来,他好不容易才带着记忆渡过了轮回,这也足足的耗了他一万年。或许是有了经验,沈巍在过完了这一世的孩童生活以后,来到了一个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地方工作——特别调查处。

 

他确定以及肯定刚刚那个熟悉的气息一定是赵云澜,所以,他没有来错地方。沈巍提着黑色的公文包,看着眼前泛着冷光的金属大门皱了皱眉,还是敲响了门。

里面的环境基本都变了,人又多环境又吵。

 

 

一万年后的特调处,如果云澜在,可能要气疯了吧。沈巍这么想着,露出了进这里后的第一个笑容。

「咳咳,你叫沈巍是吧。」现在的处长是个富二代小伙子,看到沈巍的时候,装模作样的伸出了手,「欢迎加入特调处。」

 

沈巍没有去接,冲这个所谓的处长点了点头。

脑子里想着的却是当年他和赵云澜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

 

大概是因为这是一万年前的英雄组织,无数人挤破头都想着要挤进特调处。但是又没有几个是真的有能耐的,大庆还是副处长,不过这只活了几万年的老猫被其他人当神仙似得供着,弄的他三天两头往外跑。

还是有一次,大庆趁着特调处下班溜回来,对上沈巍的眼睛时,整个猫都炸毛了:「我C..我的天沈巍???」

沈巍也没想着能见到大庆,愣了一会。

 

大庆变回了人形,带着沈巍去了他办公室,「现在的人类都爱搞这套虚的,装修花了不少钱,非得要工作间,要是老赵知道可得气死。」

沈巍苦笑,把所有他知道的事情都告诉了大庆。在这一万年无所事事的大庆也跑了不少地方,「怪不得我总能感觉到老赵的视线......」

「这个处长是怎么来的?」沈巍想起了他之前见过的那个傲慢又自负的「处长」,不禁皱起了眉。那个位置,不该让那种人来坐。

「海星鉴安进来的,一开始我不同意,后面说是有了合适人选再换...」说到这,原本有些漫不经心的大庆的眼睛突然亮了一下。「没事,他呆不长了。」

 

「嗯?」沈巍看着突然猫化准备蹦出去的大庆。

「我去海星鉴和星督局逛逛,老赵的事情你去图书室看看,那些不知道哪里来的古籍可能会有点用。」

 

 

在一万年前。特调处的图书室里收藏了很多很多的不知道从哪里流传出来的书籍,而一万年后,沈巍再次走进这里,书的数量比之前多了几倍。

叹了口气,沈巍找来了梯子,一本一本的开始看。

 

 

时间过的很快,他开始看的时候已经是下午的下班时间了,现在外面的天已经完全的黑了。沈巍只能站起来开灯,他边上已经看过的书也摞了好几摞。

取下了眼镜,他揉了揉有些酸痛的眼睛。他现在只是一个普通人,不然他就算用尽的能力,也要马上找到赵云澜。

 

他低头扫了一眼,看到一本熟悉的书,他抽出来一看,是赵云澜之前吵着要,却被他拿走放回图书室的《上古秘闻录》。

 

和之前上一世漫无目的的寻找一样,尽管这次他也毫无头绪。

但是。

沈巍想,我想他了。

 

 

 

 

「沈教授!!」尽管一万年过去了,大庆还是没法改口,从窗户跳进来,急急忙忙的在书堆中跳来跳去,「之前有地星和海星通道的那里有异常!我感觉到了!!老赵的气息!!」

 

他刚刚本来准备去一趟海星鉴,让他们把那个成天拽的不行的富二代带走,处长找沈巍当个代处长,等找到赵云澜了就让他继续当他的处长。可是还没到地儿,大庆就感受到了一股久违又熟悉的能量波动。

追踪着这股能量过去,大庆就意识到了不对,和之前的黑能量不同,这次的能量则更像是当年和赵云澜产生共鸣的那种圣器的能量,其中还掺着一丝他的气息。

大庆扭头就往特调处跑。

 

沈巍的表情像是凝固了一样,然后猛地站起来,也不管周围乱放着的书,跑出了特调处。

沈巍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的心脏跳的这么快过,像是有什么在催促他一样,让他再快一点,再快一点。

 

 

 

赵云澜看着在虚空中慢慢破开的洞,心里一喜。

虽然之前确实没有人尝试过作为镇魂灯芯,所以流传的都是会死,但是赵云澜在这虚空中的一万年也不是白待的,在他意识稳定后,就尝试的用精神力去和四圣沟通,然后才发现不是没有出去的可能。

特别是在看到沈巍之后。

赵云澜有些疲倦,但是他知道,从这里出去之后,他就可以找到沈巍了。

 

 

 

 

「是老赵吗?」大庆恢复了人形,在四周紧张兮兮地走来走去,「这是什么个情况?」

「我以前在地君殿的资料库里有读到过类似的东西,是指精神力和四圣器建立起联系之后,产生的能量冲击可以撕破空间的说法。」沈巍的眼睛已经红了一圈,他能感受到在能量中心,分明就是他的赵云澜。

 

他又想起了不管是两万年前,还是一万年前,赵云澜和他的约定。

不管在哪里,不管过了有多久。

他们总会再见的。

 

 

赵云澜踉踉跄跄地从破口里出来,一抬眼就是红着眼睛的沈巍,恍惚之间,就像是回到了以前他们住在对门的时候。

 

两个人就这么相对看着,沈巍张了张嘴,却不知该说什么。

 

「我来找你了,」还是赵云澜先开的口,「我先找到你了,我赢了。」赵云澜张开双臂,任沈巍用力的把他抱进怀里。

 

「...嗯。」

 

「这一次,我来了,不走了。」赵云澜手臂收紧。

 

「抓住你了,不走了。」

 

 

END.


番外会有的吧

大概吧

其实我只想看他们两个谈恋爱smoke


评论(5)
热度(62)

© 筠子湘 | Powered by LOFTER